首页 > 考古发现 > 北朝 > 正文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

发布日期: 2015年02月10日 16:0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九原岗墓群考古队     浏览次数: 4470

    九原岗北朝壁画墓位于忻州市忻府区兰村乡下社村东北约600米,是忻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九原岗墓群中被盗较为严重的一座。2013年6月下旬,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与忻州市文物管理处联合组成考古队对其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共清理壁画二百余平方米,出土了大量陶俑残片及数十件铁质棺钉,另外还出土有少量的陶器、瓷器残片。在墓葬清理过程中还对壁画进行了初步的加固与现场保护。

北壁墓门上部壁画

东壁壁画局部

西壁壁画局部

东壁第一层壁画局部B

西壁第三层壁画局部


   该墓为带斜坡墓道的单室砖墓,坐北朝南。由封土、斜坡墓道、甬道和墓室四部分组成。封土现存平面为不规则状,东西16米、南北26米、高约7米。封土堆由浅黄色土夯筑而成,下半部分夯土质量较好,质地坚硬,夯层厚0.1~0.2米,上半部分夯土质量较差,夯层最厚处达0.6米。封土堆西侧有一现代盗洞直通墓室,对墓葬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墓道平面呈长方形,开口距现地表0.5~0.7米,长30.5米,墓道上口宽于底部,上口宽3.4米、底宽2.45米、北端深6.55米。墓道两壁呈阶梯状,由上至下分为四层,每层向内渐收约0.25米。从盗洞断面观察,墓道修筑方法为先开挖长方形土框,再在东西两壁用土坯垒砌以增加墓道墙体强度,然后在土坯墙上抹一层厚1~2厘米的草拌泥,最后抹白灰进行壁面绘画。墓道东壁中部有一竖直的长方形盗洞,盗洞挖至墓道底部后沿墓道东壁第四层进入墓室,东壁第四层壁画几乎全部被毁。 
     甬道位于墓道与墓室之间,平面呈长方形,拱形券顶。甬道长3米、宽1.95米、高3.3米。南端原砌筑有石门,现仅残存石质门楣,厚0.24米。北端近墓室处有砖砌封门墙,残高0.7米、厚0.45米。甬道两壁及顶部均绘有壁画,惜破坏严重,现仅残存顶部小面积壁画。
   墓室砌筑于方形土圹内,平面为弧边方形,穹隆顶。东西5.9米、南北5.75米、高8.8米。四壁墙体原均有壁画,现大部已无存,仅顶部保留有星象图。墓室内部盗扰情况非常严重,地面零乱堆积有残砖、棺木以及盗墓者遗留的毛毯、矿泉水瓶、酒瓶等日常用品。从墓室填土中出土的壁画残片数量来看,墓室四壁壁画已被大面积盗揭。
   壁画主要分布于墓道东、西、北三壁,甬道及墓室仅残存较少。墓道东、西两壁壁画自上而下各分为四层,第一层主体绘仙人、畏兽、神鸟等形象,四周以流云、忍冬补白。其中有《山海经》中记载的“駁”(一种食虎豹的马)和“疆良”(一种食蛇的怪兽)。东西两壁第二层北段壁画内容均为狩猎场景,所绘人物、动物形象生动,狩猎内容丰富。南段均为幕僚和侍者。在西壁的狩猎场景中,有一头戴将军帽者骑在马背上正准备弯弓射箭,其前方为奔跑的鹿群,其身后一人手拿令旗,似在指挥整个狩猎队伍。东西两壁第三层均为出行队列,所绘人物为站立的武士形象,所有武士均佩戴弓箭。西壁南端为一骑马的少年人物形象,其前方为一只猎狗和一只雄鹰正在捕杀兔子,少年右臂前伸似在指挥捕杀活动。东壁第四层因开挖盗洞已全部被毁,西壁第四层为出行队列,全部为站立的武士形象。墓道北壁绘一座规模宏大的庑殿顶木结构建筑,屋顶正上方绘一火盆,左右两侧各绘一兽首鸟身的怪兽形象。屋檐下绘有侍女形象6人。甬道东西两壁壁画已破坏殆尽,仅残存顶部一畏兽形象。墓室四壁壁画大部分被盗,顶部保存较好,为星象图,其中东壁上方还残存有三足乌。
     该墓因多次被盗,记载墓主生平事迹的墓志也已被盗,而出土的人体骨骼数量也较少,且保存状况很差。据当地村民介绍,墓志在十几年前被盗卖,志文中有“大将军”几个字,结合墓葬规模推测,墓主人应该位高权重,是高氏集团的核心人物。从壁画中人物形象和表现手法来看,该墓与太原北齐徐显秀墓、娄睿墓有许多相似之处,初步推断其年代为北朝晚期。从壁画内容及规模来看,该墓无论是对空幻世界的想象还是对现实生活的描绘都比同时期其他壁画墓的内容更加丰富,狩猎场面也更加逼真。墓道北壁壁画中的木结构建筑在同时期墓葬中是首次发现,第一次用绘画的形式展现了北朝建筑的风采。该墓葬的发掘不仅可以填补忻州地区没有北朝墓葬的空白,而且可以使山西北部区域北朝墓葬的分布情况更加清晰,对研究北朝社会生活、绘画艺术以及我国古代建筑史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文字内容来自《中国文物报》2014年1月10日1版)

 

责任编辑:惟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