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发现 > 战国秦汉 > 正文

山西侯马虒祁遗址发现822座祭祀坑和汉至宋元墓葬

发布日期: 2015年08月04日 10:0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王金平 段双龙 范文谦 杨及耘     浏览次数: 318

    虒祁遗址位于山西省侯马市高村乡虒祁村西北约1.5公里,北距台神古城约2公里,地处浍河北岸。遗址东西长约1000米、南北宽约800米,总面积约80万平方米。从东至西由夯土建筑、墓地、祭祀遗址三部分组成。自1996年8月至2012年8月先后对该遗址进行了八次大规模的考古发掘,清理古墓葬2000余座,祭祀坑3000余座,陶窑数座及夯土墙基和铸铜遗址。出土铜、铁、陶、玉石、骨器万余件,时代从春秋晚期至汉代,为研究晋都新田废弃前后的文化发展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
 
  2014年9月到2015年7月间,为配合基本建设,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侯马工作站对建设区域内的祭祀坑和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并对其中部分重要遗存进行了搬迁保护。本次发掘面积达13000余平方米,分南北两区进行发掘。共清理祭祀坑822座,墓葬37座,其中西汉墓6座、东汉墓2座、北魏墓4座、宋金墓25座。
 
  祭祀坑
 
  本次发掘以祭祀坑为主,集中于南区西南部、东南部和北区中东部,部分祭祀坑几个或十几个成组东西排列。
 
  822座祭祀坑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坑,绝大多数为长方形圆角或长方形方角,个别为小方坑或椭圆形坑。方向多为南北向或稍偏东西,也有个别东西向者。坑口长在0.7~1米之间,宽在0.4~0.6米之间,深0.3~6米之间。祭祀坑有口大底小、口底相等两种,在部分坑壁的南北两壁发现有脚窝,以及工具修整的痕迹。在南区祭祀坑中多发现有壁龛,一般位于祭祀坑的北壁底部中央,在壁龛内多置有玉石器1~2件。坑内填土较疏松,未经夯打。祭祀坑底部多数不平整,部分发现有二层台。
 
  埋牲种类有牛(89例)、羊(275例),另有无牲空坑458座,未发现马。葬式有侧卧、仰卧、俯卧、蹲坐几种,多呈四蹄捆绑状。


 
  在该祭祀地点发掘的祭祀坑中发现了大量的玉石器、少量陶器,未发现铜器。玉器共发现400余件,种类有玉环、玉璧、玉龙、玉璜、玉饼、玉琮、玉圭、玉琥、玉戈及制作玉器的废料玉片和玉块等。在这些玉器上面多数有切割痕迹。其中3件玉片上发现有墨书的字迹。
 
  南北两区祭祀坑特征明显,北区多长方形圆角形坑,少见或不见壁龛,出土器物成形者较多;南区则多长方形方角形坑,多见壁龛,出土器物薄如纸片,且多数不成形。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在侯马晋都新田遗址范围内相继发现煤灰制品厂、呈王路、省建一公司机运站、省水文二队、西南张、虒祁村、热力公司、西高、秦村、公路枢纽货运中心十处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的祭祀和盟誓遗存,它们分布在晋都的东、南、西三个方位,本次发掘位于晋都的西南方位。近来关于该地区祭祀坑的性质出现了新的观点,本次822座祭祀坑的科学发掘,为进一步确定祭祀坑的年代、性质,揭示和研究晋都的规制和宗教礼仪制度提供了新的资料。
 
  墓葬
 
  本次共发掘墓葬37座。其中西汉墓6座,东汉墓2座,北魏墓4座,宋金墓25座。
 
  西汉墓分土洞墓和砖室墓两种。
 
  土洞墓2座,M2006、M2012。位于北区东北部。均为带竖穴土坑式墓道的拱顶土洞墓。墓葬平面近“刀”形。均东向。墓道为土坑竖穴,墓道口均为一边略宽,一边略窄的梯形。在墓道的南北两壁均发现有脚窝。墓坑内填五花土,未经夯打。洞口用土坯封门。洞室位于墓道的西壁,略偏南,长方形拱顶。
 
  砖室墓4座,M2003、M2004、M2008、M2009。均为带竖穴土坑式墓道的券顶砖室墓,位于北区东北部。M2004西向,M2003、M2008、M2009东向。墓道竖穴土坑,在南北两壁发现有脚窝。用砖或土坯封墓门。墓室平面为长方形,券顶。墓壁用单层青砖错缝平砌。墓底用砖横向、竖向或人字形铺就。M2003、M2004为合葬,M2008、M2009为单人葬。葬具皆为一棺,葬式均为仰身直肢。
 
  出土器物有陶器、铜器、漆器等几种,其中以陶器为主。陶器组合一般为鼎、壶、锜、罐、灶、井,另有少数仓、甑、钵、奁、陶猫头鹰等,铜器有铜镜和五铢钱,另有漆器和石片。
  东汉墓有M2001、M2002,均为竖穴斜坡墓道的砖室墓。
 
  从墓葬分布上看, M2001,M2002位于北区西北部,东西并列分布,均北向。M2001由墓道、前室、甬道和后室组成。斜坡墓道,位于前室北部,中部有凹槽。墓室分为前室、后室,二者之间有甬道相接。前室平面近方形,东西两侧各有一假耳室,都只做了青砖拱顶的耳室门。后室平面为长方形。M2002由墓道、甬道、墓室组成,墓室南部遭到破坏。墓室情况与M2001前室情况相同,墓主人骨仅存部分肢骨,头向、面向、葬式不清。出土器物残缺不全。
 
  随葬品以釉陶器为主。有壶、盘、碗、盆、灶、井、耳杯、勺、炉等,陶器有陶罐、陶碟、陶杯,另出土有五铢、货泉铜钱。
 
  北魏墓分砖室墓和土洞墓两种。
 
  土洞墓1座,M1006。由长斜坡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墓室组成。墓室平面呈梯形,顶部已经坍塌,从现有遗存看应为自前向后倾斜状。单人葬,葬具为双棺,木棺呈大头小尾状。墓主人头向南,面向上,仰身直肢。在外棺南部有漆盘1,内置祭骨。
 
  砖室墓3座,M1007、M1008、M1024。均为长斜坡墓道的直边方形穹窿顶单室墓。其中M1007由墓道、过洞2、天井2、甬道、墓室组成。其余两座由长斜坡墓道、甬道、墓室组成。墓门处有封门墙。墓门门楣用砖砌成仿木结构的斗拱。甬道为券顶。墓室四壁单砖错缝平砌,在四壁中下部左右各对称留有一或两块砖大小的位置,以砖尖填充其中部。墓室从四边起券成穹窿顶。四隅砌出转角立柱,其间有砖横置将其分两部分或三部分。有的墓葬由于在洞内券顶难度大,故而在墓室顶部挖一竖井,明券与暗券相结合。单人葬,葬具皆为双棺,置于墓室西部。墓主人头向南,仰身直肢。东部漆盘内置祭骨。
 
  随葬品有陶器、瓷器、铜器、漆器、铁器几种。铜器有鐎斗、钵,瓷器有瓷罐、瓷碗、鸡首壶、盘口壶,陶器一般有灯盏、细颈陶壶,另有漆盘,内置小漆盘或瓷碗以及祭骨,另有蛤蜊和铁剑。M1007内出土裴经墓铭砖一块,上另置一砖为盖。志文共6行,满行21字,共110字。墓志是其妻为其所刻,内容主要讲述裴经一生的为官经历、卒年月,末尾说明其妻家族渊源。
  这四座北魏墓葬是继曲沃秦村首次发现北魏太和二十三年李诜墓后,在晋南地区又一次发现的北魏墓葬,但墓葬形制与前者不同且保存完整,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其中M1007更是山西发现的为数不多的北魏洛阳时代有明确纪年的墓葬。这四座墓葬从分布、墓葬形制及出土器物分析,应属于同一家族。本次发掘的带长斜坡墓道的梯形土洞墓及方形单室砖墓,具有典型的北魏时期风格,其远承魏晋,又华夷杂糅,有民族传统,也兼收并蓄。
 
  宋金墓分砖室墓和土洞墓两种。
 
  砖室墓1座,M2013,为土坑竖穴式墓道的叠涩顶砖室墓,南向。墓道为长方形竖穴土坑,甬道顺砖错缝平砌,券顶。墓室四壁用25层青砖错缝平砌。在东西两壁的正中各砌一破子棂窗。外砌上额、槫柱、窗额、立颊、下串,下串两端各砌出窗砧一枚。窗额、立颊内竖砖做破子棂15枚。北壁正中砌假门,外砌上额、槫柱,内砌门额、立颊、地栿,地栿两端各砌出门砧一枚。门额、立颊内砌版门两扇,门扇紧闭。墓底用青砖对缝平铺而成。内无人骨,无随葬品。
 
  土洞墓24座。依墓室内形制的不同又可分为两类。
 
  第一类均为土坑竖穴式墓道的土洞墓。南向,竖穴土坑式墓道,墓道东西两壁均有脚窝。墓门处一般用土封门。棺道,平面长方形。棺床高于棺道,位于棺道西侧,与棺道平行。上置人骨及随葬品。除M1012外均为合葬墓,人骨中的一具或者两具较为凌乱,应与迁葬有关。
 
  第二类18座,均为土坑竖穴式墓道的土洞墓,东向5座,南向13座。竖穴土坑式墓道,墓道两壁均有脚窝。墓门处一般用土、土坯或大陶罐封门。墓室多数为拱顶,少数近平顶。东向5座除M1009为单人葬外,均为合葬墓,人骨中的一具或者两具较为凌乱。南向13座墓内绝大多数人骨几近不存。
 
  其中,M1003、M1005、M1010、M1025较特殊,用1个或2个大陶罐封门,且均位于南区南部。
 
  随葬品大部分出土于东向的5座墓葬中,其中4座为一组,并列东北—西南向排列。随葬品有陶器、瓷器、铜器、铁器、骨器几种。其中以黑釉瓷器为主,一般组合为碗、罐、壶、灯盏,另有少量白瓷碗出于南向墓葬中。陶器有陶罐、符瓦。铜器有铜镜、小铜饰件、铜钱,另有少量铜簪子和铜铃。铁器有铁片,铁灯盏,另有骨饰件。
 
  从人骨的现存情况看,墓葬中人骨有的一具或两具凌乱,有的几近不存,存在大量的迁葬现象。宋金时期,合葬是一种较为流行的丧葬风俗,由此也产生了诸多的迁葬。据初步推断,本次发掘中的双人合葬中的部分迁葬当为夫妻一方先亡埋葬,待另一方亡故,再移骨“合葬”。
 
  科技考古与遗迹保护
 
  本次发掘中充分运用科技手段获取资料和保护遗存。运用无人机进行超低空拍摄,从而获得良好的视角,揭示遗存整体的面貌。运用计算机根据拍摄的数字影像制作拍摄区域的三维模型。发掘的同时对祭祀坑内的动物骨架进行现场初步鉴定,确定骨架种属、年龄以及保存情况。
 
  本次发掘中尽力做好遗迹保护工作,更加注重保存相关遗迹的实物标本。将两座具有典型代表的保存较好的祭祀坑、墓葬中的漆器以及M1006内双棺套箱,整体搬迁保护,为以后进一步的展示和科研奠定良好基础。
 

 

 

 

 

责任编辑:郝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