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发现 > 宋元明清 > 正文

山西长治贾掌镇抢救性发掘一座石棺墓

发布日期: 2016年07月11日 14:00     来源: 中国文物报     作者: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长治县文物博物馆 赵辉 刘岩 程书平 耿鹏     浏览次数: 578

 2015年3月,长治县贾掌镇镇里村古墓葬遭到盗掘,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与长治县文物博物馆联合对其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发掘从3 19 日开始至3 24 日结束,发掘前对墓地及其周边进行了调查。经过清理,该被盗古墓葬为一砖室墓,墓葬平面呈“甲”字形,由墓室和墓道两部分组成。墓向185°。墓室位于墓道北部,平面为长方形,墓道位于墓室南部。由于被盗严重,墓室内填土全部被盗扰,填土内含有大量的石块、砖块及玉米杆等杂物。清理过程中发现一青石质的石棺,棺盖已经被盗墓分子打碎、破坏丢弃于地表,当地文物部门在考古人员进场前已经将棺盖收集。石棺内未发现葬具的痕迹,只残留一块下颌骨及一指骨。墓葬清理过程中在填土内发现破碎的白釉瓷碗1 件、夹砂罐1 件、黑釉灯盏1 件。

棺盖正面.jpg

棺盖正面

 

 石棺是本次发掘最大的收获。石棺为青石质,整体由盖和棺两部分组成,长2.2、宽0.81.24 米、高约1.11.4 米。棺盖整体呈弧形,前后挡均巧雕为云形,盖面满雕缠枝花卉。石棺由一整块青石巧雕而成,整体可分为三部分。外表面通体打磨光滑并雕刻有图案。棺室内壁及底面保留錾刻痕。棺身前挡正面浅浮雕门窗,周遭环绕云纹;棺身侧板两侧面纹饰相同,均为减地平面线刻人物及云纹;棺身后挡细线刻直棂窗、板门。底座为须弥座式,束腰部分分栏浅细线刻二十四孝人物孝行图,每幅图均有榜题。正面4幅,从左至右依次为:郭巨埋儿图(榜题“郭巨”)、王祥卧冰求鲤图(榜题“王祥”)、郯子鹿乳奉亲图(榜题“ 睒子”)、元觉劝父图(榜题“元觉”);右侧9 幅,从左至右依次为丁兰刻木事亲图(榜题“丁欗”)、赵孝将小替大图(榜题“趙孝宗”)、鲁义姑抱侄弃子图(榜题“鲁義姑”)、曾参向父图(榜题“曾參”)、杨香扼虎救父图(榜题“楊香”)、伯俞泣杖图(榜题“韓伯”)、王武子妻割股奉亲图(榜题“王武子”)、陆绩怀橘遗亲图(榜题“陸績”)、刘殷行孝图(榜题“劉殷”);背面2 幅,中间以一折枝花卉分隔。从左至右分别为孟宗哭竹图(榜题“孟宗”)和曹娥哭江图(榜题“曹娥”);左侧9 幅,从左至右依次为董永卖身葬父图(榜题“董永”)、田真行孝图(榜题“田真”)、姜诗行孝图(榜题“姜詩”)、闵子骞芦衣顺母图(榜题“闵子骞”)、舜子感天动地图(榜题“舜子”)、刘明达卖儿图(榜题“劉明逹”)、老菜子娱亲图(榜题“老菜”)、鲍出背母图(榜题“鲍山”)、蔡顺拾棋异器图(榜题“蔡顺”)。

石棺复原结构图(网站).jpg

石棺复原结构图

图一二 楊香扼虎救父(600).jpg

杨香扼虎救父

 山西地区发现的二十四孝为题材的壁画墓、砖雕墓数量较多,但石棺的数量屈指可数,目前可知的有山西永济张营镇出土的金代贞元元年(1153)姚氏石棺,二十四孝组合与长治县出土的石棺基本相同,只是少了陆绩而多了王怖;山西永和县出土金代大安三年(1211)彩绘石棺1具,芮城永乐宫元代宋德芳石棺,二十四孝人物组合与长治县出土的相同。此外见于新闻报道的还有山西平陆、吕梁临县三交镇、山西新绛发现金大定二十六年(1186)苏元进墓石棺各1具,前两处无纹饰,苏元进墓出土石棺线刻二十四孝人物。长治县博物馆还藏一北宋大观元年石棺1 具,并同出墓志一合。太谷县北洸乡出土宋代石棺4 具。二十四孝人物组合相同的还有《平阳金墓砖雕》、长治市安昌金墓《二十四孝》壁画、新绛县南范庄金墓《二十四孝》砖雕、沁县南里乡西林东庄村砖雕墓、长子县石哲金代正隆三年(1158)墓壁画等,基本人物组合为曹娥、郭巨、赵孝宗(趙孝)、老莱子(老菜)、孟宗、曾参、丁兰、舜子、韩伯俞、董永、鲍出、王武子妻、刘殷、姜诗、杨香、鲁义姑、王祥、蔡顺、田真、刘明达、原谷(元觉)、陆绩、闵损、郯子。这些墓葬的时代多集中于金代,出土地点主要分布于晋南和晋东南,无论是以砖雕、壁画还是以线刻形式来表现,其基本组合的逐渐趋同、固定,背后必然与其流传的形式有关,同时更是受晋南地区当时社会经济的发展程度、孝道思想广为流行等复杂社会背景决定的。

 根据石棺的形制、线刻图案内容,结合墓葬形制、填土内出土的器物等综合判断,这座古墓葬的时代为金代。

(原文自《中国文物报》2016788版)

 

责任编辑:惟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