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遗址保护 > 大遗址保护 > 正文

蒲州故城遗址发现北朝至唐代城墙

发布日期: 2016年12月04日 16:00     来源: 中国文物报     作者: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刘岩 赵辉     浏览次数: 385

     蒲州故城遗址位于山西南部永济市西三十里的蒲州镇境内。遗址分为东、西两城,东西长2.49 公里,南北宽1.71 公里,占地面积4.26 平方公里。2001 年由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 年列入第二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立项名单。

02DJI_0031选定(发掘区位于蒲州故城西城内西北部).jpg

发掘区地形地貌航拍

04DJI_0283 选 (不同夯土的分布范围)(400).jpg

2016发掘区不同夯土的分布范围

 为配合蒲州故城遗址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申报、建设工作,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于2011年2月编制了《蒲津渡与蒲州故城遗址考古工作规划2011-2015》,同年获国家文物局批准。

 2012~2016 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持续对蒲州故城遗址开展了考古工作,完善了现有东城的平面形制,厘清了地表城墙的始建年代,并配合蒲州故城古建筑保护方案设计、加固修缮等工程做了相关古建筑基址的发掘清理工作。尤为重要的是在东城内发现了唐代地层,在西城内西北部找到了北朝至唐代时期蒲州故城的城墙遗迹,蒲州故城遗址考古工作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

 2015~2016 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在西城内西北部进行了大面积的发掘,发掘面积3000 平方米,发现大规模夯土基址遗存,并对该夯土基址进行了完整的揭露和局部解剖。根据夯土的土质土色、夯层厚度、夯窝尺寸以及夯土结构形态等信息,确认夯土从北向南可分为6部分,以此编号为夯1~夯6: 

25IMG_0404 选2(探沟2内夯土5以南西壁解剖剖面,墙体、基槽、踩踏面,基槽等关系)(700).jpg

探沟2内夯土5以南西壁解剖面,墙体、基槽、踩踏面等关系

29IMG_0591选2(探沟5内夯3、4、5叠压关系 从东向西拍摄)(700)标注.jpg

探沟5内夯3、4、5叠压关系

     夯1 东西长约23、南北宽约8.9 米,夯土厚1.7-2.6 米。黄灰色土,土质坚硬致密,夯层厚约5~12 厘米,夯窝直径约3~5 厘米。夯土内夹杂较多的白石灰颗粒,出土有玉璧形足的白瓷碗残片、莲花纹瓦当、开元通宝铜钱及数量较多的陶片、瓦片。

 夯2 东西长约14 米,南北宽9 米,夯土厚约1.5 米。黄褐色土,土质较硬,夯层厚5~13 厘米,夯窝直径3~5 厘米。出土较少的瓦片、陶片,可辨器形有陶罐、陶盆、绳纹面板瓦、筒瓦等。

 夯3、夯4、夯5 为夯土主体。目前确定的长度约130 米,宽约8~10 米,夯土厚约4~6 米。出土数量较多的绳纹面布纹里、篮纹面布纹里、素面布纹里板瓦筒瓦片及较多的陶片。陶片绝大多数是泥质灰陶片,器形以陶罐、陶盆为主,另有少量的陶钵、陶壶等,陶罐以双耳小口矮领鼓腹罐居多。

 夯6 东西长约30 米,南北宽约20 米,夯土厚约3.1 米。深灰褐色土,土质较硬,夯层厚约4~22 厘米,夯窝不明显,直径约5 厘米。

 依据各部分夯土分布范围、走向以及夯土的土质土色、出土遗物及夯土之间的叠压关系,确定该夯土基址遗存为一段城墙遗迹。该城墙位于地表1.5 米以下,东西走向,长约130米,主体宽8~10 米,自身厚度4~6 米不等,夯筑质量高。

 最早修筑城墙时利用了原有的生土高台,将生土台稍作修整后作为墙芯,再依次在生土台的南侧夯筑夯3、夯4 和夯5,形成城墙的主体。其中,夯3 为城墙的原筑夯土,夯4、夯5为补筑、增筑形成,有规整坡面。此后再在城墙南部增筑夯6,在城墙北部增筑夯2 和夯1。夯1 内出土白釉玉璧形足瓷碗残片、莲花纹瓦当、开元通宝等不晚于唐代遗物,夯3、夯4、夯5出土双耳小口矮领鼓腹陶罐,素面绳纹里板瓦、筒瓦等不晚于北朝遗物。 

 综上,各部分夯土的夯层、夯窝特征接近,叠压打破关系明确,根据出土遗物判断城墙始建于北朝,唐代沿用并在局部进行了大规模的增筑。

 在夯土城墙以南发现6 方青石质的柱础石,同属于一座建筑。柱础为方形,青石质,约36~40 厘米见方,柱础中心距2 米或4 米。从柱网的平面布局看,房址为东西向,面阔三间,进深两间。根据层位关系,此建筑的时代不晚于唐代。此外,还发现了唐代的水道、水井、灰坑等与房址关联的遗迹。在灰坑和水井内出土了数量较多的陶片、砖、瓦及石像底座、铜钱等遗物,陶片可辨器形以卷沿盆、双耳陶罐为主。这些陶器数量多,在多个单位共出,特征明显,时代相同,是目前发现的最典型的唐代遗迹和遗物。对判定其他遗迹和遗物的时代提供了参考和依据。

 宋金时期该段城墙墙体功能废弃,利用城墙在平面和高度上均进行了扩建,发现的遗迹有房址、水道、水井等,此时夯土作为建筑基址使用,性质发生了“由墙到台”的转变。《读史方舆纪要》卷四一·山西三·平阳府·蒲州载:“后魏兼置雍州、东魏初改置秦州,西魏因之。后周改曰蒲州,河东郡皆如故。隋初郡废,仍曰蒲州,大业初又改为河东郡。唐复曰蒲州,开元八年置中都,升州为河中府。旋罢,仍曰蒲州……”蒲州故城遗址新发现的城墙证实了唐代蒲州城的存在,其年代可上溯至北朝时期,这与文献中蒲州北朝置州的记载相印证。这段城墙早于蒲州故城地表现存城墙,它的发现为确定北朝至唐代蒲州城的位置、分布范围提供了十分重要的线索和依据,对进一步探寻北朝至唐代蒲州城的规制布局、探讨蒲州城址的沿革、变迁以及推动蒲州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专家评述

焦南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蒲州故城遗址的考古工作起步较晚,田野工作做得不错,取得了好的开局。经过两年的发掘,发现一段北朝至唐代的城墙,解决了唐城是否存在的问题。而且一开始就有了扎实的基础,为以后工作的开展提供了线索、指明了方向,这无疑是一次重要发现,接着做会有大的成果。

钱国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唐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蒲州故城有唐代的大铁牛而闻名,是一处重要的城址。由于地处黄河边,遗址遗迹埋藏深,工作难度较大。现在发现了北朝到唐代的城墙,对于拓展城圈工作是一个重要的线索。蒲州故城遗址未来的工作要首先解决城墙的延伸范围和城圈问题,进而解决城门、道路等宏观布局问题。此项工作需要持续地开展工作,需要有耐心,需要科学规划近期和远期的工作。

杭侃(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教授):晋阳古城与蒲州故城遗址年代上大体没有叠压,这是做城址考古的有利条件。蒲州作为唐代州一级的城址,对于揭示古代社会不同等级城市有着重要的意义。做古代城市考古要把握宏观、综观和微观三个尺度。在做考古工作的同时要考虑城址选址与自然环境的关系;要注重寻找确立城墙、城门、路网和主要建筑的位置关系,从点到线再到面来复原城市格局。要有一套区域全要素的地理信息系统为工作依托。

乔梁(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新发现130米北朝到唐代的城墙是一个新的起点,后续的考古工作还要继续做,下一步要把工作重点放在把城圈的范围框起来。田野工作对墙体的夯土做了细致的划分,要注意不同部分夯土之间是建筑时序上的差别还是不同时期的差别。

郭伟民(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蒲州故城发现了北朝到唐代的城墙、宋金时期的夯土基址等重要的遗迹,蒲州故城的考古工作才刚开始。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蒲州故城的保护、利用和展示都离不开考古工作,考古是蒲州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展示过程中最主要的主导者和参与者。

(原文自《中国文物报》2016年12月2日6-7版)

责任编辑:惟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