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发现 > 商周 > 正文

山西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发掘的新收获

发布日期: 2017年06月05日 16:00     来源: 中国文物报2017年06月02日第八版     作者: 陈海波 王金平 谢尧亭 李永敏     浏览次数: 361

    5.png

大河口墓地鸟瞰图(由南向北)

 

    大河口墓地位于山西翼城县城以东约6公里处大河口村北的高台地上。墓地北望二峰山,西邻浍河干流,南邻浍河支流,两河交汇的三角洲正是墓地所在的高台地。墓地地势从北向南逐步降低,为后来修整的层层梯田。自西向东,南北向的沟壑将浍河三角洲切割为多处相对独立的台地,大河口墓地位于西起第二台地的北端。

 4.png

大河口墓地分区图

 

    大河口墓地现存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150米,面积约45000平方米。墓地包括大量不同等级的西周墓葬和从属车马坑,以及晚于墓葬的灰坑。墓地20075月被盗发现,自20079月至201612月,先后多次对墓地进行了大规模全方位的考古勘探与发掘,共发现和清理西周墓葬2200余座,灰坑100多个。出土陶器、青铜器、蚌贝器、玉石器、骨器、漆木器、锡器等25000余件组。墓地贯穿整个西周时期,这为研究霸国的文化面貌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

    2014年7月至201612月,为了更好的保护古代文化遗产,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牵头,临汾市文物局和翼城县文物旅游局配合,对墓地进行了考古发掘,并对其中部分重要遗存进行了整体搬迁保护。本次发掘面积约30000平方米,共发现和清理西周墓葬1660座,出土器物10800余件组。发掘之前我们制定了一套比较成熟的方案,本着保护古代文化遗产兼顾学术研究的原则,以勘探结果为依据,整体上采取大面积布方、成片发掘的方法,单个墓葬采用半剖面或多剖面结合的方法。另外还不断加大科技考古含量,以系统全面获取资料,科学规范提取信息。

 

墓葬

 

    本次发掘以墓葬为主,发掘区域位于墓地的的北部、东部和南部。以往发掘已将一区至六区发掘完毕,本次发掘区域为七区至十三区。七区、八区位于墓地中部及东部,九区位于墓地东北部,十区、十一区位于墓地南部及东南部,十二区位于墓地西南部,十三区位于墓地北部。七区、八区、九区、十区东侧为沟壑,十一区东侧和南侧为沟壑,十二区西侧和南侧为沟壑,十三区北侧为沟壑。目前已经将大河口墓地现存的墓葬全部发掘完毕。

 6.png

M8012人骨、器物

 

    本次发掘的墓葬全部为土圹竖穴墓,分布无明显规律性,但可以看出墓地是经过规划布局后使用的,个别墓葬之间也存在打破关系。本次发掘的墓葬中被盗扰的有40座,被灰坑打破的有97座,被近现代墓打破的有83座。墓口为圆角长方形或方角长方形,墓口长多在22.5米之间,墓口宽多在0.81.2米之间,墓口面积多在2平方米以下,墓底面积多在23平方米之间。墓深一般在3米以下,也有个别墓葬深度超过5米。墓壁多向外撇出,呈口小底大状,部分墓葬墓壁垂直,口底相等。部分墓葬墓壁发现脚窝和工具痕迹。个别墓葬墓壁上发现壁龛,壁龛内一般放置陶器。部分墓葬的填土经过夯打,且能看出明显夯层。

 7.png

M8024人骨、器物

 

    葬具方面大多数为单棺,少数为双棺或一棺一椁,葬具在墓地不同区域存在差异,双棺或一棺一椁的比例墓地北部比墓地南部高。部分墓葬中发现有木质葬具痕迹,一般可以辨别形制和结构。葬具平面一般为四角平齐的“”字形或挡板包帮板的“”字形,部分葬具发现榫卯结构。部分墓葬葬具下有垫木和腰坑,有的腰坑内发现有动物遗骨,个别能辨明为狗。绝大多数墓葬为熟土二层台,个别为生土二层台。

 8.png

M8075人骨、器物

 

    墓主人头向整体上看,西向墓占大多数,部分为东向墓,个别为北向墓,但在墓地东南部几乎都为东向墓,且越往北东向墓的比例越少。墓主人面向方面,向上、向左、微向左、向右、微向右的各种情况都存在,看不出有明显的规律性。墓主人上身方面,上身仰身占绝大多数,也有部分为左侧身、微左侧身、右侧身、微右侧身,值得注意的是出现两例上身俯身的情况。墓主人上肢一般放置于身侧或髋骨上,也有一些放置于腹部或胸部上。墓主人下肢一般为直肢,也有部分为左屈、微左屈、右屈、微右屈。部分人骨上发现有衣物或编织物殓尸的痕迹。另外,本次发掘的墓葬没有发现殉人现象,说明大河口墓地不存在殉人这一葬俗。

 

15.png

M8025人骨、器物

 

    随葬器物种类有陶器、青铜器、蚌贝器、玉石器、骨器、漆器、锡器等,以陶器和蚌贝器为大宗。

 9.png

M8110人骨、器物

 

    陶器器类有鬲、罐、豆、簋、壶、钵、盆、瓿、器盖、纺轮、刀、饰件等。其中以陶鬲和陶罐为代表的陶容器为主,陶豆、陶簋、陶壶、陶钵、陶盆、陶瓿等陶容器仅见于个别墓葬,这些陶容器一般放置于墓主人头端二层台之上,部分放置于墓主人身两侧二层台之上或葬具盖板之上,个别放置于墓主人脚端二层台之上或二层台内。其中一件彩绘陶罐为该墓地前所未见。小件陶器以陶纺轮最为常见,出现少量陶刀和陶饰件。小件陶器一般放置于葬具内墓主人身旁,也有一部分放置于二层台之上。本次发掘的墓葬在随葬品组合方面,最多的为陶鬲和(或)陶罐。

 图片2.png

    青铜器包括礼器、兵器、工具、饰品、车马器等,具体器类有鼎、簋、鬲、戈、刀、矛、镞、锛、凿、泡、鱼、贝、环、铃、针、饰件、当卢、马衔、马镳、节约、车辖、车軎等。其中礼器鼎19件、簋1件、鬲1件,这些铜礼器一般放置于墓主人头端二层台之上或棺椁之间,也有个别放置于墓主人脚端。兵器、工具、饰品、车马器一般放置于葬具内墓主人身旁,也有部分置于二层台之上或葬具盖板之上。

 图片1.png

    蚌贝器器类有蛤蜊、海贝、蚌泡、蚌圭、蚌鱼、蚌玦、蚌镞、蚌饰件等。其中蛤蜊和海贝为多数,蛤蜊一般为装饰品,放置于墓主人身上,海贝有在口内做口含的情况,但更多的是作为装饰品放置于墓主人身上,蚌器一般放置于葬具内墓主人身旁或二层台之上。

    本次发掘出土的玉石器数量较少,器类有石纺轮、石斧、石锛、石刀、石圭、石玦、石饰件、玉玦、玉圭、玉饰件等。这些玉石器有的是作为工具放置于二层台之上,有的是作为装饰品放置于葬具内墓主人身上,也有个别作为口含放置于墓主人口内。

 图片3.png

    骨器的数量也比较少,器类有纺轮、镞、簪、梳、饰件、卜骨等。这些骨器有在二层台之上的,也有在葬具内墓主人身两侧的,其中两件卜骨尤为引人注目。此外还发现数件漆器和锡器的痕迹。

 

灰坑和房址

 

    本次发掘共发现和清理灰坑75个,这些灰坑35个集中分布于某一区域,组成一个单元,而这些灰坑单元又分布于墓地各处,看不出有明显的分布规律。大部分灰坑呈袋状,坑壁规整,底部无硬面,填土松软,有的包含少量陶片,陶片多属于东周时期遗物。灰坑大小不等、深浅不一,部分灰坑打破墓葬,灰坑之间也存在打破关系。这些灰坑的具体用途有可能为窖穴,但仍需进一步分析和研究。

 11.png

房址

 

    发现和清理房址1座,位于第八发掘区的西南部,由主室和门道组成。主室东西长260厘米、南北宽210厘米,内有硬面,填土中包含泥质灰陶陶片,器型有盆、罐等,时代为东周时期。门道位于主室外东北角,呈长条状斜坡阶梯式,东西长180厘米、南北宽80厘米,门道内有踩踏遗迹。在主室内东南角发现一保存完好的灶台。

 12.png

灰坑

 

文物保护与科技考古

 13.png

墓葬整体套箱

 

    田野发掘过程中的文物保护工作至关重要,现场无法清理的我们就地封存套箱,整体搬迁保护。我们将三座特殊的墓葬和M8031的壁龛套箱,为以后的实验室考古科研和展示奠定了基础。在田野考古过程中,提高科技考古意识,加强科技投入,多学科合作是目前田野考古学发展的大势所趋。我们注重对各种信息的采集和提取,例如对葬具材料、织物痕迹、器物内部底部土样的提取。另外尽可能的使用多种测绘和记录手段,除了常规的照相、绘图外,我们还使用航拍、使用PhotoScan等软件进行三维建模,试图最大限度的提取科学完整的信息。

10.png

壁龛整体套箱

 14.png

套箱起运

 

发掘意义

 

    大河口墓地是西周时期的霸国墓地,年代自西周早期延续至春秋初年。本次考古发掘是以往工作的延续,也是该墓地发掘工作的彻底结束,至此霸国墓地现存的墓葬已经全部发掘完成,共计发掘墓葬2200余座,出土器物25000余件组。本次发掘之后,我们搞清了墓地的范围和墓葬分布状况。这是继山西绛县横水倗国西周墓地之后,又一次将西周时期一处封国墓地全部揭露发掘,所获得的资料对于推动西周考古研究和晋南地区封国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单位: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侯马考古工作站执笔:陈海波 王金平 谢尧亭 李永敏)

 

 

责任编辑:岑蔚